“走自己的路”是百年奮斗的歷史結論

                        “走自己的路”是百年奮斗的歷史結論

                        在慶祝中國共產黨成立100周年大會上的重要講話中,習近平總書記指出:“走自己的路,是黨的全部理論和實踐立足點,更是黨百年奮斗得出的歷史結論。”該命題既揭示我們黨百年風華的奧秘,也提供了理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事業的鑰匙。

                        立治有體、施治有序。走自己的路,就是解決在方向上“往哪走”、在方式上“如何走”的問題。方向上南轅北轍,定會誤入歧途。方式上緣木求魚,定會造成不貲之損。

                        走自己的路,意味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不是法俄等國社會主義的“再版”。19世紀70年代至20世紀初,張德彝的《三述奇》、維新派的《萬國公報》以及譯著《理想社會主義與實行社會主義》等,是了解巴黎公社和馬克思主義之戶牖。但真正讓國人感受到馬克思主義和社會主義魅力的,還是俄國十月革命。當時,先進分子“對外求索之欲日熾”,萌生“問道于俄”的強烈愿望。但由于當時黨處于開啟山林的初創階段,缺少對新民主主義革命規律的深刻認識。既了解巴黎公社,又非常熟悉馬列經典著作的王明等,對巴黎公社和俄國革命的“城市中心論”實行“拷貝”和“拿來主義”,認為只要奪取首都就可一擊而中,結果幾乎葬送黨和紅軍。黨的實踐表明:社會主義沒有既定模式的“套路”,只有堅持科學社會主義基本原則,以自身歷史文化和現實需求做內驅動力,黨才能避免犯顛覆性錯誤。

                        走自己的路,意味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不是國外資本主義“翻版”。中國共產黨誕生于對舊民主主義革命的反思中,黨成立前的洋務運動、維新變法和辛亥革命等局部西化探索都折戟沉沙,其救國和建國方案也都被歷史無情淘汰。20世紀30年代形成了“全盤西化”思潮,倡行者們認為中國百無一可,唯一出路是通過全盤西化實行資本主義??箲饎倮?,“中間階級”又搬出在辛亥革命中流產的“第三條道路”。但在國民黨獨裁的殘酷現實面前,民族資產階級意識到資本主義建國方案的虛幻性。新中國成立后,黨領導進行社會主義改造,解決了無產階級和民族資產階級的矛盾,民族資產階級不再作為獨立階級而存在。在社會主義建設和改革開放過程中,敵對勢力宣揚西方資本主義意識形態,對此,中國共產黨帶領中國人民誓言“不走改旗易幟的邪路”、不接受“教師爺”般“頤指氣使的說教”。走自己的路,意味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不是馬克思主義“模板”。雖然馬克思揭示關于自然界、人類社會和思維發展的普遍規律,但并未留下未來社會發展的標準模式。中國“站起來”,是因為以毛澤東同志為主要代表的中國共產黨人拔新領異,創造性地處理“本本”和“實踐”的關系,開辟以農村包圍城市、武裝奪取政權的革命新路,使“山溝里的馬克思主義”成為“活”的馬克思主義。中國“富起來”,是因為以鄧小平同志為主要代表的中國共產黨人實事求是,立足國情搞“中國式現代化”,開創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新境界。中國走向“強起來”,是因為以習近平同志為主要代表的中國共產黨人守正創新,用馬克思主義觀察、把握和引領時代,開辟了“中國式現代化新道路”,創造了“人類文明新形態”,也把中華民族帶入不可逆轉的復興進程。

                        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之路,具有深厚歷史淵源和廣泛現實基礎。一部黨史就是探尋道路的歷史,就是不斷推進馬克思主義中國化和時代化的歷史。歷史表明:中國的路只有扎根中國大地,才能從勝利走向勝利地不斷延伸。走自己的路,不僅使社會主義在中國熠熠生輝,而且也充分驗證“只有社會主義才能救中國”和“只有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才能發展中國”的中共黨史之“道”。

                        (作者:徐奉臻,系哈爾濱工業大學馬克思主義學院院長,黑龍江省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系研究中心特聘研究員)

                        責任編輯:劉宇同校對:劉佳星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