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共產黨民族理論與實踐的百年啟示

                        中國共產黨民族理論與實踐的百年啟示

                        中國共產黨民族政策發展的百年,是黨領導各族人民從新民主主義革命到建設新中國再到改革開放、進入新時代的百年,是從促進民族平等團結到扶持少數民族發展、再到帶領各族人民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共筑“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的百年?;仡欀袊伯a黨民族理論的百年歷程,至少能帶給我們如下兩點深刻啟示。

                        啟示之一:

                        馬克思主義是能夠真正解決民族問題的科學理論,提供了認識和解決民族問題的科學方法論。

                        馬克思主義認為,不能離開社會發展總問題來觀察、認識和處理民族問題,必須從社會發展總問題的全局,從民族問題與其他社會問題的普遍聯系中來認識民族問題,民族問題不可能離開社會革命總問題而求得單獨地孤立地解決。正是基于這樣的認識,中國共產黨人根據不同歷史時期的不同戰略任務,在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過程中,科學研判不同時期民族問題的階段性特征,綜合施治,找到了中國特色解決民族問題的正確道路。

                        在新民主主義革命時期,面對各民族深受封建勢力、國民黨反動軍閥、帝國主義的壓迫和剝削的事實,將民族政策主旨定位為“領導各民族投身無產階級革命與民族解放斗爭”,積極宣傳“民族平等”,揭示民族壓迫的階級根源,喚起少數民族反帝、反封建、反軍閥統治的意識,團結起來共同對敵。

                        在社會主義革命和建設時期,著眼于締造一個嶄新統一的多民族國家,建設一個全新的多元一體的中華民族,結合民族工作體制、民族事務治理體制的建立,依托計劃經濟體制,以民族身份為主要依據實施各項民族政策,為少數民族群體謀求“政治解放”,并通過向民族地區派中央訪問團、有計劃地分批組織邊疆少數民族各方面人士到內地參觀,強調反對兩種民族主義,進行民族政策執行情況大檢查,增強了各民族的大團結。

                        改革開放時期,深刻認識把握少數民族地區總體上仍處于社會主義初級階段較低層次的基本特征,從思想上撥亂反正、否定了“民族問題的實質是階級問題”的錯誤觀點,為科學認識民族和民族問題“松了綁”“鋪了路”;又把生產力標準引入民族工作,把民族地區能不能發展起來作為觀察少數民族地區一切工作得失成敗的客觀標準,把發展作為解決民族問題的核心,加快經濟社會發展,啟動了對少數民族的優惠財政政策和適當減免稅收政策,把各民族政治、法律的平等權利更好地變為一種現實。

                        黨的十八大以來,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從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高度處理民族問題,面對少數民族地區發展不充分不平衡的問題還比較突出,堅持新發展理念,提出了“推動中華民族成為命運共同體、用法律保障民族團結、精準扶貧戰略和各民族必須同步實現小康、建設共有精神家園的重要戰略任務、讓少數民族群眾更好融入城市”等重要論述,開創了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民族理論,使中國共產黨百年民族理論發展進入前所未有的新高度。

                        啟示之二:

                        中華民族共同體是客觀存在的社會實體,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是一個不斷深化的過程。

                        中國共產黨人在大一統的政治框架之下,創造了以尊重差異、包容多樣為基本前提,以鑄牢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為主線,促進共性交集、凝聚共識、夯實各民族的最大公約數,使中華民族共同體觀念由潛隱到凸顯,成功解決了統一性與多樣性之間的關系問題,為多民族國家“我們何以共同生存”貢獻了“中國智慧”。

                        在中華民族生死存亡的革命年代,共產黨人清晰地意識到各個民族“戰下去,團結下去,——中國必存。和下去,分裂下去,——中國必亡”,將中華民族共同體思想表述為“團結各民族為一體”,正是在這種一榮俱榮、一損俱損的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推動下,全國各族人民一并努力取得了新民主主義革命的最終勝利,中華民族實現了從“自在”到“自覺”的偉大轉變。

                        新中國成立后,中國共產黨推行民主改革和社會主義改造,使一些處于“刀耕火種”狀態的少數民族實現了幾千年的歷史跨越,廢除某些民族地區存在的奴隸制或封建農奴制,把受壓迫的少數民族群眾解放出來,極大地調動了各族人民團結一心建設社會主義的熱情,民族地區經濟社會迅速發展,“共同的政權性質、制度基礎、主導文化、人民政治思想及黨的領導,成為各民族的社會主義共性”,各族群眾增強了對中華民族共同體的認同。

                        改革開放時期,加大對民族地區公共事業的投入,堅持各民族共同團結奮斗、共同繁榮發展不動搖,“在實現四個現代化進程中,各民族的社會主義一致性將更加發展”,中華民族共同體發展的物質基礎更加豐富。

                        進入新時代后,面對國內外的復雜形勢,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舉旗定向,深刻回答了新時代我國民族工作的重大理論和實踐問題,提出了一系列新理念、新思想、新戰略,形成了以“鑄牢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為核心的黨的民族理論創新成果,把馬克思主義民族理論的中國化推進到了一個新階段。

                        回顧百年,我們可以發現,在任何階段中國共產黨都在演繹著民族共同體的實踐,黨的百年是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由具象到內化的過程。各族人民共同創造了紅船精神、井岡山精神、長征精神、抗戰精神、艱苦奮斗精神、改革開放精神、抗洪精神、抗震救災精神、志愿服務精神等,凝結成了中華民族多元一體的獨特的文化心理結構。中華民族共同體意識必將伴隨著中華民族的繁榮強大而日益強化,升華、鑄就成中華民族大家庭共有的精神家園,成就、展現出中華民族共同體的文化力量!

                        (作者系全國政協委員,中國社會科學院中國近代思想研究中心主任,湖南師范大學特聘教授 鄭大發)

                        責任編輯:王妗校對:董潔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