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報告 > 專輯 > 經濟

                        中國當前經濟形勢與構建新發展格局

                        報告人:桑百川 對外經濟貿易大學國際經濟研究院院長
                        簡 介:2020年,面對嚴峻復雜的國際形勢、艱巨繁重的國內改革發展穩定任務,特別是新冠肺炎疫情的嚴重沖擊,我國經濟發展取得重大進展,成為全球唯一實現經濟正增長的主要經濟體。同時,我們必須清醒看到,疫情變化和外部環境存在諸多不確定性,我國經濟恢復基礎尚不牢固。在這一背景下,加快構建以國內大循環為主體、國內國際雙循環相互促進的新發展格局意義重大。對外經濟貿易大學國際經濟研究院院長桑百川作的專題輔導報告,分析了我國當前經濟形勢,詳細介紹了構建新發展格局的背景、舉措及重大意義。
                        總播放:27879
                        發布時間:2021-06-22 10:54
                        • 當今世界正處于百年未有之大變局,新冠肺炎疫情的爆發加劇了大變局之“變”,世界經濟發生了許多根本性變化。具體表現在:第一,世界經濟穩定增長態勢終結;第二,全球供應鏈遭受重創;第三,中間品貿易萎縮,國際投資加速下滑;第四,利己主義抬頭,高標準經貿規則遇阻;等等。這些外部環境變化對于中國經濟發展產生了至關重要的影響。[文稿][課件]

                        • 我國國內經濟環境和條件長期的趨勢性變化明顯,主要表現在:第一,我國社會主要矛盾已經轉化為人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發展之間的矛盾;第二,我國經濟從高速增長階段轉向高質量發展階段;第三,比較優勢發生變化,要素成本優勢弱化,需要培育新的競爭優勢;第四,外延型經濟增長方式難以為繼,必須實現依靠創新驅動的內涵型增長。[文稿][課件]

                        • 2020年中國經濟發展狀況,可以通過一組數據來了解:全年國內生產總值增長2.3%;全國城鎮調查失業率為5.2%,城鎮登記失業率為4.2%;居民消費價格比上年上漲2.5%;國家外匯儲備32165億美元,比上年末增加1086億美元;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391981億元,比上年下降3.9%;全社會固定資產投資527270億元,比上年增長2.7%;貨物進出口總額321557億元,比上年增長1.9%,服務進出口總額45643億元,比上年下降15.7%;等等。[文稿][課件]

                        • 2021年,我國經濟社會發展主要預期目標是:國內生產總值增長6%以上;城鎮新增就業1100萬人以上,城鎮調查失業率5.5%左右;居民消費價格漲幅3%左右;進出口量穩質升,國際收支基本平衡;居民收入穩步增長;生態環境質量進一步改善,單位國內生產總值能耗降低3%左右,主要污染物排放量繼續下降;糧食產量保持在1.3萬億斤以上。2021年宏觀政策要“穩”字當頭,回歸正?;?,保持連續性、穩定性、可持續性。[文稿][課件]

                        • 加快構建新發展格局,要求更加關注國內市場,打通國內生產、分配、交換、消費各環節,擴大內需,發揮國內大市場的優勢,建立安全可控的供應鏈體系,突破“卡脖子”技術,緩解外部需求下行壓力。具體是,要在深化對外開放中為新發展格局提供制度保障,在對外開放中助力發揮大市場優勢,在高水平開放中構建安全可控的供應鏈體系,在高水平開放中聚集高端要素。[文稿][課件]

                           

                          一、中國面對的國際經濟環境

                          當今世界正處于百年未有之大變局,新冠肺炎疫情的爆發加劇了大變局之“變”,世界經濟發生了許多根本性變化。特別是中美經貿關系的變化深刻影響著中國與美國、與世界的經濟關系。這些外部環境變化對于中國經濟發展產生了至關重要的影響。具體來看——

                          (一)世界經濟穩定增長態勢終結

                          經歷2008年金融危機洗禮后,2010年世界經濟出現明顯的回升勢頭。在2010年至2019年的十年里,全球GDP總體呈上升趨勢,年均增長率保持在3%左右。但新冠肺炎疫情蔓延后,由于疫情沖擊和行政管控帶來的次生經濟災害巨大,全球經濟增長態勢終結,將進入下行調整期。

                          2021年4月22日,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發布了《世界經濟展望報告》。報告認為,2020年全球經濟萎縮3.3%,衰退程度比2008年金融危機時還要嚴重,可以說是二戰以來最嚴重的衰退。同時,報告還認為,2021年全球經濟提速,經濟增長將達6%,但各國經濟復蘇進展不一且存在明顯分化,中國經濟復蘇領先全球,經濟增長將達8.1%。并預測,2022年全球經濟增長將放緩至4.4%。

                          總之,新冠肺炎疫情的沖擊,加速終結了全球經濟高速增長的態勢。在全球經濟下行過程中,隨著疫情的逐漸好轉,經濟增長可能出現短暫反彈,之后放緩,全球經濟波動幅度將會增大,持續穩定較高的增長恐難實現。

                          (二) 全球供應鏈遭受重創

                          隨著新冠肺炎疫情的全球蔓延,世界各地均采取了較為嚴格的邊境管控措施,限制了人員特別是貨物的流動,這使得國際貿易大幅度萎縮,全球供應鏈出現裂痕。盡管有志之士呼吁要加強全球供應鏈的國際合作,但疫情蔓延引發的以國家利益和公共安全為名的調整供應鏈、建立本土供應鏈體系傾向,將加速全球供應鏈收縮,打擊生產全球化、投資全球化。

                          (三)中間品貿易萎縮,國際投資加速下滑

                          隨著經濟全球化和全球供應鏈體系的發展,中間品貿易已經成為國際貿易的主體。我國作為貨物貿易大國,在全球中間品貿易中具有舉足輕重的地位,中間品出口占我國出口總額的40%以上,占全球中間品出口的10%以上,中間品進口占進口總額的70%以上,占全球中間品進口的15%以上。新冠肺炎疫情導致全球供應鏈收縮,將加劇中間品貿易萎縮,對我國中間品貿易構成一定沖擊。

                          在生產全球化中,國際直接投資迅猛發展,2007年達到創紀錄的1.83萬億美元,但在金融危機后大幅下挫。近年來,全球國際直接投資一直低迷,在新冠肺炎疫情的沖擊下更是出現了斷崖式下跌,2020年全球國際直接投資金額下降了42%。受疫情影響,生產、投資全球化收縮,國際直接投資將陷入相對低迷期。

                          (四)利己主義抬頭,高標準經貿規則遇阻

                          新冠肺炎疫情發生前,一些國家實行的單邊主義,已經對經濟全球化和全球經濟治理體系的有效性構成威脅。面對新冠肺炎疫情這一人類共同面對的公共衛生危機,原本需要各國團結協作、聯合抗疫,強化各國間經濟政策協調,共同抵御經濟下行風險,但卻出現以鄰為壑、推脫責任、指責他國的非理性行為,排外情緒、極端的民族主義和利己主義思維開始抬頭。單邊的利己主義與加強國際經濟技術合作的沖突,將成為未來困擾經濟全球化發展的突出矛盾。

                          在疫情發生之前,全球經濟治理機制的缺陷就已暴露無遺。比如,不能有效解決世界市場資源配置效率偏低以及全球公共產品供給不足的問題;在經濟全球化中,各國發展差距不是縮小而是拉大,各國之間以及國內不同階層之間經濟利益分配不均衡;一國經濟金融風險向世界傳遞加劇世界經濟動蕩,等等。面對這些問題,改革全球經濟治理機制的呼聲日隆。但是,疫情中出現利己主義的非理性思維和行為,會進一步割裂、分化各國對待經濟全球化的態度。這時,建立高標準的貿易投資自由化規則體系就更難取得國際共識,完善全球經濟治理機制的阻礙和難度就會不斷加大。

                          (五)中美經貿關系變化

                          面對新冠肺炎疫情沖擊,各國在經濟政策上都采取了很多應對措施。美國也不例外,它實行了擴張性財政政策,這樣使本已岌岌可危的財政狀況雪上加霜。2019年,美國政府債務總量就已達到23.2萬億美元,與GDP的比率升至108%,大幅高于2006年即金融危機爆發前63%的比率。2020年,美國預算赤字達到創紀錄的3.132萬億美元,占GDP的16%。美國國債總額達到27.41萬億美元,相當于2020年預計GDP的130%以上,創造了二戰后的新紀錄。

                          面對難解的債務狀況,美國不得不依賴增加對外負債,擴大資本賬戶的順差。而為了保持并擴大資本賬戶順差,美國必然會扮演擾亂國際秩序的角色,打壓競爭對手,比如中國,讓尋求安全的避險資金流入美國,以此緩解財政窘境。這就是美國謀求遏制中國發展的背景。當然,美國還可以采取另一種方法,就是增加稅收。通過增加稅收來增加財政收入,使財政收支差額減少,赤字率下降,這樣債務依賴也會有所降低。但是,加稅的結果卻不利于投資者獲得更高收益,也不利于刺激消費??梢?,這對美國宏觀經濟運行來說是一把“雙刃劍”。

                          以上就是中國在尋求長期穩定發展過程中要面對的國際環境。當然,經濟全球化不會停止前行的腳步,世界各國加強合作的愿望仍舊突出。中國會在全球化過程中繼續扮演著重要角色,也會在擴大開放過程中尋求更多與各國合作的機會,推動世界經濟穩定發展,同時也為自身發展贏得相對穩定的外部環境。

                           

                        精選文章

                        精選視頻

                        精選圖片

                        微信公眾平臺:搜索“宣講家”或掃描下面的二維碼:
                        宣講家微信公眾平臺
                        您也可以通過點擊圖標來訪問官方微博或下載手機客戶端:
                        微博
                        微博
                        客戶端
                        客戶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