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報告 > 專輯 > 黨建

                        【學黨史】偉大的歷史轉折——遵義會議

                        報告人:洪向華 中共中央黨校(國家行政學院)教授
                        簡 介:遵義會議是由一系列會議組成的。遵義會議之前有通道會議、黎平會議、猴場會議,遵義會議之后有“雞鳴三省”會議、扎西會議、茍壩會議等。遵義會議結束了王明“左”傾冒險主義在中共中央的統治,確立了以毛澤東同志為代表的新的中央的正確領導。這次會議是中國共產黨第一次獨立自主地運用馬克思列寧主義基本原理解決自己的路線、方針和政策的會議。它在極端危險的時刻,挽救了黨和紅軍,是中國共產黨歷史上一個生死攸關的轉折點,標志著中國共產黨從幼年走向成熟。
                        總播放:219348
                        發布時間:2021-04-30 11:14

                           

                          QQ截圖20210422151829_副本

                          洪向華 中共中央黨校(國家行政學院)教授

                          點擊觀看完整報告

                          點擊觀看精彩觀點

                          點擊觀看課件

                          大家都知道,遵義會議是在遵義召開的,它起到了重要作用。事實上,遵義會議是由在遵義召開的會議前后的一系列會議組成的。

                          一、通道會議

                          1933年5月,國民黨糾集50萬兵力向紅軍中央根據地進行大規模的第五次“圍剿”。由于受黨內“左”傾冒險主義的影響,中央革命根據地廣大軍民雖經浴血奮戰,終未能打敗敵人的“圍剿”,反而喪師失地,形勢惡化。1934年5月,中央紅軍主力決定撤離根據地。紅六軍團奉中革軍委命令于7月下旬退出湘贛根據地西進。在中共中央書記處作出進行戰略轉移決策的情況下,紅六軍團奉命西進是帶有探路的性質。從江西遂川出發突圍西征,進入湘西與紅三軍(后恢復二軍團番號)會合,發動攻勢,牽制敵人,策應中央紅軍(一方面軍)長征。1934年10月,中央紅軍從江西瑞金、于都與福建的長汀、寧化出發突圍長征。

                          長征初期,中央紅軍的既定戰略方針是去湘西與紅二、六軍團會合,以期建立新的革命根據地。1934年11月中旬,突圍的中央紅軍跨越敵軍的三道封鎖線,進入湘南的嘉禾、臨武一線。這時,蔣介石真正搞清了紅軍戰略轉移的目的地。對此,蔣介石于1934年11月17日發布《湘水以西地域剿匪計劃大綱》,妄圖阻止中央紅軍與紅二、六軍團會師。他任命湘軍何鍵為“追剿軍”總司令,調動湘軍和桂軍,在零陵至興安之間近300里的湘江兩岸配置重兵,構筑碉堡,設置了第四道封鎖線。蔣介石則親率國民黨中央軍周渾元部及部分湘軍在后面追擊。此時的蔣介石欲將紅軍全殲于湘江、瀟水之間。

                          1934年11月20日,白崇禧見紅軍的一支部隊占領了湘南的江華,又向廣西恭城奔來,他不愿同紅軍硬打而消耗實力,就借口兵力不夠及防止紅軍南進廣西,在11月21日忽然從興安、全州、灌陽撤兵,使湘桂軍閥聯合防守的湘江防線出現一個缺口。湘軍何鍵為求自保,也不盡快派兵南移接防,致使這130里防線無兵防守達七天之久。11月25日,中革軍委才下達搶渡湘江的命令。很快控制了界首以北30公里的湘江兩岸。這時中革軍委縱隊也到達了離渡口不到80公里的灌陽以北的桂巖地區。在這十萬火急的情況下,中革軍委縱隊的行軍速度非常緩慢,從1934年11月26日至29日,花了整整四天時間才走到湘江岸邊。11月29日,湘軍和桂軍蜂擁而來,向正在渡江的紅軍發起了進攻。兩岸紅軍為掩護黨中央安全過江,與優勢的敵軍展開了殊死決戰。

                          1934年12月1日,戰斗達到白熱化程度,敵人發動了全線進攻,企圖奪回渡口。紅軍將士用鮮血死守渡口,至當日17時,中央機關和紅軍大部隊終于拼死渡過了湘江。紅軍雖然突破了第四道封鎖線,但付出了巨大的代價,中央紅軍和軍委縱隊,已由出發時的8.6萬人銳減到3萬多人。血的事實,宣告了“左”傾軍事路線的徹底破產,使廣大紅軍指戰員對王明路線的懷疑、不滿以及積極要求改變領導的情緒達到了頂點。

                          待中央紅軍突破四道封鎖線之后,蔣介石加緊了兵力部署,一方面調集五六倍于中央紅軍的兵力在通道以北的城步、綏寧、武岡、芷江、會同、靖州一帶,部署了一道嚴密的袋形防線。一方面電令湘、桂、黔地方軍閥分兵堵截合圍,企圖全殲中央紅軍。 

                          1934年12月11日,紅軍占領湖南通道縣城。12月12日,中革軍委臨時決定在這里召開緊急會議,與會者有:博古、周恩來、張聞天、毛澤東、王稼祥和李德。會議著重討論紅軍戰略轉移的前進方向問題。李德、博古認為“我們依靠二軍團的根據地,再加上賀龍和蕭克的部隊,就可以在廣闊的區域向敵人進攻,并在湘黔川三省交界的三角地帶創建一大片蘇區”。

                          毛澤東同志極力說服博古等主要領導人,建議放棄與二、六軍團會合的原定計劃,改向敵人力量薄弱的貴州前進。他說:“應該放棄在長江以南同二軍團一起建立蘇區的意圖,向四川進軍,去和四軍團會師。”張聞天、王稼祥、周恩來等大多數人贊同毛澤東同志的正確主張。但李德、博古仍堅持與二、六軍團會合原定計劃。這次會議雖然通過了毛澤東同志的建議,但由于中央領導層中意見不統一,故未能對戰略轉移的大方向作出決定。

                          會后,中革軍委于當日19時半下達了“萬萬火急”的《我軍明十三號繼續西進的部署》,仍按李德、博古的意見行事,電令一軍團之第二師及九軍團應向黎平方向前進,“相機進占黎平”。同時尋機北上,與二、六軍團會合。野戰軍司令部在12月13日《我軍進入貴州動作的部署指示》中指出:“我軍以迅速脫離桂敵,西入貴州,尋求機動,以便轉入北上。” 12月14日,野戰軍司令部給二、六軍團的指示重申:“我西方野戰軍已西入黔境,在繼續西進中,尋求機動,以便北上。”要求活動于常德一帶的二、六軍團,策應中央紅軍北上。

                          通道會議研究了軍事問題,雖然沒有就戰略方針的轉變問題取得一致意見,但促進了這個問題的解決,從而為爾后黎平會議決策紅軍戰略計劃轉變,作了必要的準備。 

                           

                        精選文章

                        精選視頻

                        精選圖片

                        微信公眾平臺:搜索“宣講家”或掃描下面的二維碼:
                        宣講家微信公眾平臺
                        您也可以通過點擊圖標來訪問官方微博或下載手機客戶端:
                        微博
                        微博
                        客戶端
                        客戶端